首页-医院文化-职工文苑

我读聊斋,翩翩入画

发布时间:2023/10/20 16:00:51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759

【作者:王海红】


翩翩女仙,端丽无边。

 

溪水疗疮,以蕉制衣。

 

救赎子浮,恩育保儿。

 

仙凡殊途,杳无归期?

 

----题 翩翩 

 

蒲松龄的短篇小说集《聊斋志异》,很多人都喜欢。我的枕边也常放着1990年岳麓书社出版发行的精装版《白话聊斋》。徜徉在离奇的故事里,我的灵魂会追随着蒲松龄的细腻笔触,破纸入镜,附身于每一位主角,成为故事中的狐魅精怪、花妖人仙。我感同他们的喜怒忧思,常常魂不知返。

身为女子,我尤其喜欢里面的婚恋故事,故事里一些出色的女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坚贞果敢的红玉、率真坦荡的婴宁、人丑心美的乔女、自立自强的黄英……

蒲松龄不愧为文言小说圣手,他把握住人物特点,或白描或细刻,浓淡挥洒间,与众不同、各有千秋的角色便跃然纸上。细细读来,每个人物的登场都令人惊艳,耳目一新:小翠初登王府,众人眼中的她是“嫣然展笑,真仙品也”;刘赤水端详凤仙,“近视之,酣睡未醒,酒气犹芳,頳颜醉态,倾绝人寰”;范十一娘“少艳美,骚雅尤绝”;同为闺蜜的封三娘,则是“二八绝代姝也”;陶生斜眼瞅秋容和小谢,描写很是生动,“睨之,见二女自房中出,所亡书送还案上。一约二十,一可十七八,并皆姝丽。逡巡立榻下,相视而笑。生寂不动。长者翘一足踹生腹,少者掩口匿笑。”

王海红手绘 (1).jpg

王海红手绘 (1).jpg灵动细腻的笔法雕琢出的人物令人难忘,合上书本,默念一个名字,他(她)的一颦一笑,一言一行,便会跃然脑海。哦,原来他(她)就是这个样子的!

闲暇时光, 忽然记起儿时看过的聊斋画本,心里便有了一种创作的冲动,咦?我可不可以用纸笔描绘一下我理解中的聊斋人物呢?心动就得行动,说干就干!酝酿了一下,构思了一下,《聊斋志异》中翩翩的形象便定格在了稿纸上。

翩翩是一位出尘的女仙,她居住在仙洞,餐叶衣云,溪水为酿,以蕉叶变幻出生活所需。应无凡尘之累。所以我画中的翩翩,长发飘飘,身无赘饰,神态怡然,少女模样。

有人说, 喜欢翩翩,是因为她温婉聪慧,对所爱之人真情付出,既往不咎;也有人说,喜欢翩翩,是因为她豁达洒脱,对所爱之人及时放手,给他想要的幸福和自由。

从容坦荡,能主沉浮;缘来珍惜,缘去淡然。翩翩,是在教我们如何去爱啊!其实,不管男子女子,心中都住着一个翩翩,男子心中的翩翩是神,(他们终其一生在寻找:你在哪?)女子心中的翩翩是人。(她们始终如一在呐喊:我在这!)他寻、她在,他看不见。仙凡殊途,怎得意平!?